神腦總裁林保雍

用「共生」經營術成就通路王從田庄仔到上市公司總裁,從手機通路霸主到無毒農業推廣者,林保雍用他長繭的雙手,創造自己的命運,也想辦法改變社會,他從農 耕中領悟到「共生」與「相剋」經營哲學,和中華電信合作,造就雙贏局面。

撰文‧翁書婷

十一月下旬,神腦國際台北南陽店裡員工耳語:「總裁等一下會來!」大家神色緊張,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貼在海報上的透明膠帶有沒有指紋?立在店 外的廣告旗幟是不是九十度垂直地面?」店長盯著所有小細節,不斷地再三檢查。

沒多久,林保雍出現,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臉色透露著威嚴,短短十幾秒內,迅速一轉頭,將店內所有場景掃了一遍,員工戰戰兢兢,只怕被行事嚴格的林保雍看出 缺點。

林保雍在商場拚搏多年,眼神不經意露出殺氣與霸氣,他從白手起家到「小蝦米擊敗大鯨魚」,在二○○六年打敗比神腦規模大四倍的聯強,獨吞中華電信手機經銷 權,現在神腦的市占率躍升到五成,成為年營收近兩百億元的「手機通路霸主」。

但,鮮少人知道,林保雍除了忙於事業,他念茲在茲的,就是全力推廣台灣的無毒農業

出身農家 全力推廣無毒農業林保雍出身台中石岡農家,他認為,「用化學肥料和農藥容易讓土壤酸化,除了讓田裡的田螺、泥鰍等生物都死光外,吃到人體裡若有殘留農藥, 就會生病!」他激動地說:「農夫比醫生重要,因為我們從飲食中攝取太多毒素,容易生病,若大家重視無毒農業,就可以減少看醫生,健保就不會虧空。」「你想 想看,IC晶片能當飯吃?新台幣、美金蘸醬油能吃?我們的科技大學太多,(政府)應該要多設幾所農業大學。」因為林保雍雙腳踩著軟泥長大,除了對農耕瞭若 指掌,對鄉土也有至深的情感。二○○九年莫拉克風災襲台,台灣的山林在暴雨的天災和水土破壞的人禍雙重肆虐下,生靈塗炭,再次觸動林保雍內心的鄉土情懷。 他積極規畫神腦基金會開設免費無毒農業課程,指導農人新種植法,一方面保護水土,一方面也可種出低汙染的蔬果。

林保雍從自己的家鄉|| 台中石岡附近的東勢農田做起,他出錢出力,還親自到場提供意見。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林保雍出現在台中東勢的一處果園,身影穿梭在結實纍纍的林木間,和一 群農人比手畫腳討論種植方法。目前神腦基金會輔導的無毒蔬果供不應求,經常得先預定才有。

林保雍低調推行無毒農業,而且身體力行,「平時就吃自己鄉下養的『放山雞』,而且雞吃的是草裡的蟲,絕對不是餵食基因改造的玉米;至於蔬果,則是家鄉親戚 寄上來的無毒蔬果。」從辦公室的西裝筆挺、不苟言笑,到穿T恤、在果園與農夫話家常,林保雍的轉變,其實與他童年的生活有很大的關係。

林保雍攤開雙手說,「我小時候的手長滿了繭,比現在還粗!」這雙手除了是他出生窮苦農家,從小忙於農事的辛酸印記外,更不斷提醒他,農民靠天吃飯,對作物 價格不能自主任由市場宰割,棄農轉商才有「脫貧」機會

立志「脫貧」 學施振榮創業賺第一桶金一九五二年,林保雍誕生在台中石岡一處破舊三合院裡,父母的收入並不寬裕,他從懂事起就要耕田種菜,「別的小孩在河邊玩,我卻得挑 著糞做堆肥,用陳年尿桶裡的尿澆菜。」上了初中,每天凌晨三點天未亮,林保雍騎著一輛破舊的腳踏車,滿載空心菜、馬鈴薯、大黃瓜,從石岡騎十公里的山路到 東勢鬧區兜售。冬天寒風刺骨,但林保雍騎到狂冒汗,「這些菜全部有八十公斤重」,和他的瘦小身軀成強烈對比。

「攤販看我還是學生,要全部賣完才能去上學,都很捧我的場。你看,我那時就知道怎麼『去化庫存』。但十二歲到十四歲念初中時,我都打瞌睡過日子!」林保雍 笑著說。


為脫離貧窮,二十出頭的林保雍,轉行到當時的工商雜誌《實業世界》擔任廣告業務,這段時間,他開始接觸到電腦。民國六○年代,微電腦正起飛,二十七歲的林 保雍用當廣告業務掙來的錢,效法他的客戶|| 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創業賣起長距離無線通訊器材。當時的他,騎著一輛野狼一二五就出來打拚,「公司會取名神腦,就是當時覺得電腦太神奇!」曾任神腦副總經 理,現為華冠副總經理的洪一峰說,林保雍重感情、講義氣,「我的業務經驗就是向他學的。在商場上,他都是從交朋友開始,就是真誠的朋友,不是因為有利益關 係,所以他的朋友都交得久,感情很好!」林保雍則把朋友當成貴人看待,他惜福地說:「我是白手起家,沒有後盾,不敢舉債,創業初期跑三點半,靠朋友借錢度 難關,這些人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真誠、講義氣、豐富的人脈,林保雍業務越做越大,廣布中東、俄羅斯,「那時在台灣獨占九○%的維修市場,︵靠長距離無線 通訊器材︶賺的錢比現在還多!」 林保雍說。

堅持轉型 奠定神腦霸業基石不過,他並未因此迷失在巨大的財富裡。某天會議上,林保雍語氣肯定地向公司主管們表示:「公司必須大轉型,切入GSM︵全球行動通訊系統 ︶手機的代理。」主管們面面相覷,沒有人贊同,「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技術,長距離無線通訊器材為利基市場毛利高,GSM是主流市場,毛利只能保四保五,大 家都不想做!」洪一峰回憶當時的場景。

但林保雍獨排眾議,靠著自己豐富的人脈,轉型做GSM的手機代理經銷。某位業界人士觀察,「中華電信入股,讓神腦成為通路王,但轉型GSM,才是奠定神腦 現在霸業的第一基石。」但真正讓神腦從B咖翻身到A咖地位,還是神腦與中華電信的緊密關係。林保雍透露,這是他從農耕中領悟到企業經營的哲學,就是「共 生」與「相剋」,「本來自然界的土壤、動植物都是相互依存!種果樹不要把樹底的草鏟光,草沒了,蚯蚓消失了,土壤沒有鬆動,這樣反而妨礙土壤蓄水。」因 此,林保雍的經營哲學,不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你死我活的殺戮戰,而是讓萬物相依相生的『共生』。神腦和中華電信的十三年來的合作策略,就是林保雍口中的 共生關係。

共生互利 成為最大手機經銷通路商「我們只和他們做生意,他們只和我們做生意,兩相獨家,很公平!」九八年,神腦取得中華電信的獨家經銷權,神腦與中華電信必須一起 面對台灣大、遠傳等競爭敵手。神腦雖然月營業額只有七億元,林保雍卻大膽地與摩托羅拉簽訂一筆破十億元的單款手機訂單,中華電信因此鞏固龍頭寶座,神腦也 藉著中華電信的訂單,在市場站穩腳步。

不過○二年,雙方關係丕變,神腦和中華電信的獨家經銷合約到期,競爭對手聯強虎視眈眈跟進搶食,○四年又增加震旦,結果變成三個和尚搶水喝,「共生關係被 破壞,手機廠利用震旦、聯強、神腦的競爭,拉抬價格,反而變成三家『相剋』,讓手機代理成為紅海,最後中華電信也沒得利,成為毀滅性競爭法則。」林保雍 說。

直到○六年,林保雍再度將「共生策略」發揮到極致。他將自己的三成神腦持股,以折價五成的價格賣給中華電信,中華電信一躍成為神腦的最大股東,林保雍自己 則退居總裁,由中華精測董事長俞進一出任神腦董事長。這一招,讓神腦第二次搶下中華電信「獨家」手機經銷權,一躍成為國內最大手機經銷通路商。中華電信入 股後,神腦每年EPS逾四元,連○八年金融海嘯也不例外,對中華電信是一筆賺錢的投資,雙方不僅共生而且互利。

有了與中華電信的合作模式,林保雍再度打出共生牌進軍大陸。他和中國第二大電信公司、擁有一億七千萬行動用戶的中國聯通合作,在上海、海西特區開分店,目 前有二十二家。由於中國聯通是中華電信用戶的十七倍,一位資深法人預估,「若神腦能將與中華電信合作的成功方程式複製到中國,獲利可能成長十倍以上。」面 對不景氣,林保雍說,「我會準備過冬,但我會大力投資。」他認為,明年景氣不好,可以藉此提高人力素質。不過這並不代表在中國布局上,林保雍就敢肆無忌憚 的往前衝。相反地,「要先營造『局部優勢』才行,莽撞不得。」在中國,每個省分都有不同的法令規定,「我做任何事情都要確定百分之百合法,在神腦的投資, 就不難發現我是很保守的人,不敢操作大槓桿,因為創業時我背後什麼都沒有,賠光光怎麼辦?」原來,那雙長滿繭的手,不但是林保雍向上發展的力量,也默默指 引著他經營投資大方向。

林保雍

出生:1952年

現職:神腦創辦人兼總裁

經歷:《實業世界》廣告業務

學歷:東勢初中

婚姻:已婚,育有兩子

 

 

 

 夢想街57號線上  夢想街57號facebook  夢想街57號重播  夢想街57號內容   夢想街57號播出時間  夢想街57號線上看 

supershinge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