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學卻建學校,換肝卻蓋醫院,紓困卻成百億富豪
文/李美惠


他保守、言行低調,儘管面對生命中的大事,事業和家庭都沒因此亂了
腳步。林義守六十三歲了,還這麼認真打拚,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林義
守以王永慶為例說:「世上總是要有一些憨人。」


在事業和生命轉折都有過九死一生的義聯集團董事長林義守,幾段歷程
讓人驚心動魄。林義守出生台中龍井鄉大肚山上,父親是耕農,從小家
窮,附近沒有小學,最近的學校要走到山下,路程兩小時。山上的小孩
都沒念書,他也跟鄰居一樣沒有入學。從沒入學,聽起來不可思議,「
連八十八歲的王永慶都念過小學,林義守才六十三歲,怎麼會?」事實
上,林義守家中九個小孩,不只老四林義守沒書念,家中也只有小妹念
高中。


民國四十八年,林義守父親胃癌過世,這一年,他十九歲,離家闖蕩。
第一站就落腳高雄,每天住車站對面一天六元的小旅館,「蓋飯店」成
了人生的第一個夢想。


三十六歲,他已經是高雄「第二大」國統飯店的老闆。從賣布到建築,
十多年下來,憑藉著比別人用更多的心和更多的時間,努力小有成就,
在建築事業賺了不少錢,很快就圓了第一個夢。


他認為賣東西、蓋飯店,服務的對象太零散,「等到要去收錢,人都
跑了、店也關了」,他選擇從鋼鐵加工業出發,中鋼成立後,做它的
下游。


他沒聽過武訓興學,但卻在鋼鐵業立足後,興辦學校。民國七十五年
,林義守設立燁輝企業的同時,籌設高雄工學院,希望產學合一,提
高鋼鐵工業技術水準,八十六年改名義守大學。義守大學成立十八年
,去年在全國一百五十所大學評鑑排名第二十五名,前內政部長余政
憲就是校友之一。


沒念過書會想辦學校,是母親的希望,也一圓他從未入學的心願!未
來一年,即將動工的「義大大學城計畫」,內含銀髮養生文化村、歐
洲商店街、別墅區及學人招待所,投資規模近百億,這一階段的完成
,將再帶動南部生態的改變,又會是林義守另一個不同境界。

生死交關 換肝手術開了二十個小時


林義守每天不停工作,賺不少錢,到四十多歲時,從未病痛的他突然
有腳腫現象,他才第一次進醫院健康檢查,發現肝硬化。這是他第一
次健康受威脅。經人介紹,林義守北上到台大醫院就診,定期追蹤。
一直到八年前,例行肝臟超音波檢查發現肝臟長了一顆三公分大的腫
瘤,也就是人人聞之色變的肝癌,從此開始與肝病艱苦奮戰。


林義守的主治醫師、台大副院長黃冠棠,為確定診斷,找他的老師許
金川會診,當許教授證實是肝癌後,商請台大名刀手肝臟手術權威李
伯皇教授動了手術。


林義守第一次聽到要開刀,他想「人都會生病,能開刀都算是好的。
」他當時問許金川教授「肝硬化會不會好?」許金川回他「如果肝硬
化會好,就可以得諾貝爾獎了。」不過林義守不氣餒,平常心面對,
而且接受長期追蹤治療。


動過肝癌手術後,林義守照常每天七點多起床,工作到很晚,一天平
均工作十五小時。不到一年,肝腫瘤又復發了,但這次部位太深不適
合手術,只能使用栓塞治療,之後又接受過幾次酒精注射治療,林義
守受了好幾次苦。


四年多前,原有的肝硬化痼疾及肝癌,經過幾次治療,肝機能卻越來
越退化,不僅眼睛、皮膚出現黃膽,在南部還發生幾次肝昏迷現象,
生命垂危。他的主治醫師告訴他,要活命只能靠肝臟移植。


然而就在此時,禍不單行,林義守因八十三年提出一千一百二十億元
濱南大鋼廠計畫案,知名度大增,但也因樹大招風,在他等待換肝的
緊要關頭,被檢舉虛開發票逃漏稅,牽連濱南案的財務報編。雖然兩
年後此案獲平反,還他清白,但其間內心的煎熬可想而知。在國內肝
臟來源是一大瓶頸下,換肝並不容易。但依林義守的財力,到美國或
日本取得肝臟進行活體移植並不困難,但他仍決定留在台灣等待,接
受他最信賴的台大醫師,在台大進行換肝。


這一等就是一年多。其間,家族成員不少人想捐肝,他都一一回絕。
林義守和家族成員關係非常親,不只自己子女、兄妹,連姪輩都走得
很近,但他從不曾開口表達「愛」,林義守用「拒絕」的行動說明對
家人的感謝。


九十年十二月,人在高雄辦公的林義守,突然接到台大外科李伯皇教
授打來的電話說已經有肝了,要他立刻趕往台大醫院準備當天就接受
換肝手術。林義守有一位在台大醫院任職的友人,十多年來,一直是
醫生之外,最知道林義守身體狀況的人。這位友人回想起林義守隻身
到台大換肝的情景:「林董是從急診室送醫的」。友人一面幫忙填寫
住院資料,醫生緊急推著林義守進手術房。
林義守知道要換肝的對象是一位剛往生的年輕人,就更有信心,但換
肝手術時間拖不得,李伯皇早已準備就緒,在手術房等著親自操刀。
這個刀,李伯皇及台大醫療團隊足足開了二十個小時才完成。


‧ 開刀後三天 在加護病房開始批公文


林義守的換肝手術非常成功,但是換肝後,病人通常要在加護病房觀
察兩個禮拜才能轉入普通病房。手術後剛甦醒的林義守,馬上就喊著
要轉到普通病房,方便處理公事。


李伯皇禁不住林義守的一心一意想轉到普通病房,勉為其難同意提早
一週讓他出加護病房。但最令護士印象深刻的是,林義守開刀完第三
天,就在加護病房開始批公文。


向來是醫生口中「最聽話的病人」,此時林義守反成了護士口中「最
不合作的病人」。林義守讓醫生護士見識到什麼叫過人的毅力,不過
,也讓他們十分擔心。


林義守在加護病房熬到第五天,已按捺不住,再度要求離開加護病房
,但因碰到星期六,醫生擔心假日轉到普通病房,萬一有狀況,比較
難處理,林義守只好再待兩天,整整住了一個禮拜的加護病房才轉到
有電話可打,有同仁可以進來報告業務進度的普通病房。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林義守在加護病房簽的字,可不是一般公文,林
義守當時忙著處理的有一部分是燁隆股票出售給中鋼的集團大事。
當時媒體也報導了林義守燁隆股票出售給中鋼的消息,不過,外界都
以為林義守人在國外,而且是因財務不佳之故,事實上,完全沒有人
知道,他正在台大醫院進行一項大手術,出脫持股只是旁人的勸告,
以防身體的萬一;但更沒有人知道,這項簽約竟是在台大醫院的加護
病房完成的。


林義守從加護病房轉往普通病房後又住了十九天,住院近一個月的日
子,他除了推出手術房的那兩天是「昏沉期」,強迫休息外,其他時
候都是身體沒動,腦子卻沒閒著。


這段時間也正好是公司最低潮的時候。投入七年的「濱南大鋼廠案」
,由中鋼接手,亞洲金融風暴來襲,全球企業陷入不景氣,國內企業
接二連三不支倒地,燁隆集團也面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財務吃緊。


林義守求生意志堅強,對生命態度樂觀,即便在生與死一線之隔,
他也沒有交代後事、立下遺囑的打算。他的信心,加上他也沒把真
實情況完全告訴家人,所以他的夫人和小孩、公司重要幹部多半只
知他有肝病,但不知他病情的嚴重性,要換肝知道的人更是非常少。
少數知道的友人都一再勸說一定要有所安排,林義守才召集了各事
業體的總經理,交代資金的運用,同時也決定處分燁隆,轉由中鋼
接手,因應集團壓力和可能的萬一。


健康、財務壓力在身 興建醫院夢想仍然實現


蓋醫院也是他心頭大事,從向台糖買土地到向教育部等單位申請蓋
醫院,行政繁瑣,拖了幾年,准設時,卻碰到景氣谷底,以及肝病
的惡化,只是經歷這麼多波折,林義守從未有過打消或延後蓋醫院
的念頭,仍毅然決然以個人力量捐資興建醫院。八十四年林義守母
親過世那年,他財力不弱,所以辦完後事不到半年,他便開始購地
申請醫院。只是,拖到九十年動土,集團已要向銀行申請紓困。


林義守沒受到病情和財務的影響,義大醫院如期在高雄燕巢完成動
土。義大醫院動土,代表接下來林義守將承受更大的體能以及財務
挑戰,但他的意念驅動他「非做不可」,而且「要做最大、最好的
」。


林義守會對蓋醫院企圖強烈,除了母親臨終前半年,他一天數次往
返醫院,對醫院陰暗恐怖的感覺不佳外,發願要蓋「一所最好的醫
院」。另一種心情就是,他以一個長達一、二十年的肝病病友,想
蓋一家現代化的醫院,讓病人獲得更多的照顧和安全感——就像走
進明亮、溫馨的義大醫院,反而不像跑醫院而像逛飯店。


從年輕到現在,林義守除了在工廠走動,幾乎沒有休閒,吃得簡單
,穿著更不講究,一隻手表戴了幾十年,除了投資,沒處花錢,近
幾年常跑大陸,經常是當天往返。他說:「王永慶不都這樣,到國
外一下飛機就看工廠,開始開會?」


林義守只和王永慶見過一面,對他佩服至極,很多想法與他接近,
但王永慶身體好,他自己肝硬化,又換過肝,對生命的體會應該不
太相同,「起碼腳步放慢,生活更優閒」,不是很多人終極一生,
最後的體會竟是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


今年拜原料景氣復甦,旗下的燁興、燁輝股價從低檔大幅攀升。今
年三月,未上市的燁聯通過與上市的燁興合併,燁聯得以連帶上市
,持有燁聯股權六成的林義守,無疑是景氣好轉的超級贏家。雖然換
過肝後,要更珍惜生命,但他卻選擇比以前更忙碌的日子。


六十三歲了,還這麼的認真、打拚,追求的究竟是什麼?為何不是規
畫交棒退休,享受含飴弄孫之樂,或打球消遣為健康的身體鋪路?
林義守說,人都會往生,有多少日子能留在社會?以前的人,平均活
到五十歲,現在延長到七十五歲,這二十五年都是多的,能做就盡量
做。「很多人以為像我這樣忙碌很辛苦,但我不覺得」,他還是以王
永慶為例,「世上總是要有一些憨人,做一些事。」


四月十五日,台灣第一家像五星級飯店的高級醫院——義大醫院開幕
。這家醫院是在林義守換肝的同時動土興建的,現在開幕啟用。對林
義守、對醫院,都是新起步。


很少遺憾或後悔的林義守,倒是對「當初如果大鋼廠蓋得成,兩年就
已回本」這件事有點可惜,以市場需求而言,他認為,現在還有蓋一
座大鋼廠的必要,只不過成本已經墊高三分之一,如果要做,「只有
中鋼和台塑有條件」,至於他,已經不再想這件事。


林義守,人保守、言行低調,財務規畫也很穩健。他說,「投資前,
通常先想兩件事,一是考慮資金,二考慮市場,兩樣都行得通,就全
力以赴」,如遇阻礙,就靠持續溝通。自有資金不到三成,林義守從
不貿然投資。林義守雖曾財務吃緊,但多少人撐不下去,他仍正常繳
息,且開始谷底翻升,他所面臨的問題應是全球性景氣、而非個人的
財務操作。


‧ 事必躬親 心裡想的是「怎麼做最好」


一個人能同時面對生命中最嚴厲的兩大考驗,一定有過人毅力和執著,
他的人格特質必定蘊含巨大能量,才能讓差一點死掉的人,還有心力完
成大醫院,差一點奄奄一息的事業,還能再攀頂峰。


從小家境清寒,沒錢,讓他受很多苦,但他追逐的卻不只是財富,他心
裡常想的是「怎麼做最好的。」從蓋房子賺錢後,投資飯店開始,「國
統」就是高雄第二大;不鏽鋼廠是全球第七大,全亞洲第二大,大中華
的第一大,義大醫院開幕後則是南台灣最新最好的。換新肝重生時,醫
院正大興土木,但他每天照去義聯上班,傍晚去醫院監工,「後來,乾
脆擺張床放在陳宏基院長的辦公室。」林義守做任何事都親力親為,連
換個地板或座椅的顏色,他都自行決
定。


陳宏基陪他走訪美國最先進的紐約Sloane-Kettering醫院、德州堪薩
斯市MD Anderson醫院及日本著名醫院,「有時還沒到台灣,義大醫院
的工程已經重新修改」陳宏基院長說。


沒進過學校,但在當兵時念過一個月的注音符號班,就能看懂報上大標
題,後來也養成天天看報,資訊不脫節的習慣。對文字有天分,對數字
也天賦異稟,過目不忘,一眼就可揪出財報問題。不但如此,林義守看
公文時,還會改正總經理的公文。可別以為林義守很不信任專業,亂改
「總經理公文」,反而,他最大長處之一就是信賴專家。


不過,事必躬親,對有些主管也形成壓力,轉而投效王永慶和投效華新
焦家的郭炎土和張文春離職前臨去秋波,對林義守有微詞,讓林義守的
用人受到不同評價。林義守從不回應。林義守認為,「說離職員工任何
話,都代表老闆的小氣,同仁曉得實情就夠了。」
再樂觀的人,恐怕都難找像林義守把換肝手術看得比開盲腸還輕鬆以對
,難怪與他共事三十年的楊森隆會用「大格局」來形容他老闆。儘管林
義守面對的是存亡大事,但事業和家庭都沒因此亂了腳步。


他的管理風格,說寬也嚴。寬是因待人厚道,嚴是因要求很高。林義守
說,他的用人:能力、專業、外緣都很重要。但是「能力一樣,我選擇
操守好的;專業一樣,我挑選面相福氣的。」在社會大學修了四十多年
學分,識人,林義守有他的一套哲學,這套觀人術,用在義聯集團,慢
慢也成了文化,放眼義聯集團四大事體的負責人,不管是校長、院長、
總經理,幾乎都有很好的修養、做事勤快,外貌端正。


身為集團大家長,林義守以身作則。他平日最常勸公司主管,「做人要
大肚量」;他個人對於外界的批評,他的態度向來是 「船過水無痕,
好也過了,恩怨也過了,如果都要追究,追究不了。」


看林義守的故事,不只是看一位沒念過書的大富豪,也看到一位工作狂
、人生像白水一樣而無悔的「憨人」,一位看似平凡的人,內心卻蘊含
無限能量,在日本被稱為「鋼鐵教父」的企業家。


一般人對百億富豪的想像,在林義守身上,恐怕得重新詮釋。





義守大學 ftp 義守大學附設醫院 義守大學學士後中醫 義守大學醫院 義守大學推廣教育中心 義守大學醫學院 高雄義守大學
義守大學燕巢校區 義大世界購物廣場 高雄義大世界 義大世界門票 義大世界開幕 義大世界地址 義大世界接駁車
義大世界國賓影城 義大世界廣場 義大世界遊樂園 義大世界outlet

supershinget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